欢迎来到 深圳市涂氏精怡科技有限公司,我们是专业的, 主营产品或服务 是, 压底机, 裁断机, 流水线, 钉跟机, 前帮机, 后帮机, 抛光机, 定型机, 针车, 鞋机。 欢迎留言咨询。

国画所谓的“流水线”作画是否存在,又是否可行?

  • 更新日期 - 2019年10月03日 17:07

国画所谓的“流水线”作画是否存在,又是否可行?

关于著名书画家范曾先生的“流水线”作画事件终于随着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终审判决而尘嚣落定。曾经在网络、媒体、报纸上一度高调的郭庆祥先生最近也失去了踪影,而范曾的画却愈来愈贵了,“2012胡润艺术榜”日前公布。凭借去年一年作品成交总额9.4亿元的成绩,范曾蝉联中国“最贵在世国宝艺术家”的头衔。其中范曾1997年所作《八仙图镜心》由北京九歌以6,900万元拍出。那么我们就此事件中的个中细节再作一次总结性的梳理:范曾为什么能赢?

一,所谓的“流水线”作画是否存在,又是否可行?!

因为中国宣纸的特性,决定了书画家在宣纸上创作的时候只能加不能减,你只能不断地往上画,而不能像油画,水粉那样可以覆盖或用水冲洗,这样就决定了画家在创作的时候即便是大师,他也不可能不出错,一旦出错了这画就要不得了,所以很多画家、书法家,画某一个题材或题写某一个诗词的时候,即便是不出错,但也不是张张非常满意,所以就不断地画,可能二三十张才能出一张精品。作为书画家来说,根本不可能出现完全一样的画或书法作品,尤其是写意画,因为完全是信手挥写,他就是想一模一样也不可能。

国画所谓的“流水线”作画是否存在,又是否可行?

中国的国画实质上就是一个“流水线”创作的过程,甚至都不能称之为创作,而是不断地复制自己的过程,这也许是中国国画的固有弊病吧。没有一个艺术家不重复自己。徐悲鸿画马,齐白石画虾,黄胄画驴,都是不停地重复,只有这样才能体悟笔墨,才能不断精进。以范曾的《老子出关图》为例,这是他创作最多的画作。他曾一次创作十幅,而每幅的整体构图、布局编排、人物向背均绝少雷同,或老子骑牛独走,或童子尾随而行,形态状貌也多有变动。若读画者不仔细观察,只是粗浅浏览,就会觉得似乎大同小异,无从体悟画家用笔的独到之处。一个人老想突破,他绝突不破。变不变化对一个画家不重要,画好画才是最重要的。

国画所谓的“流水线”作画是否存在,又是否可行?

因此所谓的范曾“流水线”作画当然存在,而郭庆祥所撰《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等文章对范曾的批评实在是对中国画的不了解。郭庆祥只是一个画商,而却不能称其为收藏家,他只懂买进卖出,而不了解国画艺术的创作规律。他的批评内容是不科学的、错误的。那么,他可以进行批评吗?

二,郭庆祥是否可以批评,范曾告的对不对?!

在郭文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当年,有朋友找到我,希望我收购200张他(范曾)的作品。那时候,这个画家境遇不顺,希望卖掉些画渡过难关。当时的价格是每平方尺4000元,不那么离谱。我随即打了200多万过去……”从此可见,郭庆祥和范曾二先生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过交锋,具体的说是经济纠纷。那么,郭庆祥所一直标榜的自己是所谓的“纯粹的”艺术批评的说法,就难以服众了。不得不令人认为这是一种刻意的、恶意、蓄意的打击报复,与纯粹无关。

国画所谓的“流水线”作画是否存在,又是否可行?

郭文中,使用“逞能”、“炫才露己”、“虚伪”等贬损他人人格的语言,与文章所谈论的基本事实并无直接、必然联系,已超出了评论的合理限度。正常的文艺批评应该是对事不对人,你可以认为范曾的画一钱不值、毫无欣赏价值,而恶意的贬损他的人格,必定是使人难以接受的。此文的贬抑造成了范曾的巨大痛苦,已构成名誉侵权。

众所周知,郭庆祥是所谓的中国国画“收藏大鳄”,他的成名据说是因为成功的“包装”了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而在近年,吴冠中先生和范曾先生的国画作品一直在大众的眼前比权量力,争风吃醋。在吴冠中先生辞世后不久,郭庆祥就开始放肆的攻击范曾的书画作品及人品学养。如此的行为,不禁使大众浮想联翩。郭庆祥先生作为国画的收藏家,与国画艺术家是有直接经济牵连的,至少,我们认为以郭庆祥先生如此的身份是不适合进行此方面的文艺批评的。

国画所谓的“流水线”作画是否存在,又是否可行?

网络媒体上关于范曾的反面评论也有很多,不只郭文一篇,而为什么范曾先生单单只状告郭庆祥先生一人,实在很有意味。因为郭庆祥首先批评的内容不对,其次批评过界,再次,他本身就不适合批评。此所谓范曾能胜诉的中心原因。那关于多年前的经济交易,我们又当如何看待呢?!

三,范曾是否粗制滥造,郭庆祥是否经济受损?!

郭庆祥先生当年花了200多万购买了范曾200多幅书画作品,声称题材与技法严重雷同,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们说,艺术规律不是设计,艺术不可以自己设计自己的途径,不可能想什么时候达到什么水平就达到什么水平,不能强求,要顺其自然。范曾在两个月中就做好了200幅画,短短的两个月,风格当然不可能有很大的变异,题材与技法相同自然可信可谅。

而这200幅画,国画界通常称为“行货”,就是你付给多少钱,我给你花多少钱的画。不可能像通常的艺术创作一样,每一笔都是呕心沥血之作。因而,也是这些“商品画”价格不高的缘故。郭庆祥求全责备,对艺术家要求太苛。怎能不使人心生恼怒,退一万步说,郭庆祥先生为何在没有作品的状况下就决定订画并且付钱,这本身也是抱有一种投机的心态。而投机是有风险的。而在购画后的数年里,一来二去,郭庆祥也将手中的“范曾作品”销售一空,经济上并未有实质上的损失。

这样的事件,只是算经济纠纷而已。只是买家对卖家的服务态度有所不满,卖家的创作略显仓促而已。商品经济,无关乎艺术家的创作思想。

此次纠葛长达两年的名誉侵权官司给我们几点思考:1.要有充足的知识储备,提倡科学的批评;2.批评要把握尺度,不能贬损相关人的人格尊严。3.批评者要摆正自己的所处位置,要提供纯粹的文艺批评。4.名誉受侵权,要敢于利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身利益。5.公众人物要有容忍的胸怀,乐于接受不同的意见和建议。6.法律要进一步健全对批评与名誉贬损分水的界定。

真正的艺术家是凭作品说话的,他们不需要靠大大小小的官位来抬高自己。吴冠中画故乡,画面中的大树象征着他的母亲,作品充满着对自然、对亲情的真切感受而感动人。

流水线作业致艺市乱象

今天我们在各种有点文艺气息的场合,经常会收到有些人递过来的名片,在这张小卡片上会罗列着一长串的头衔,或某某会长、院长等职务,或一级、二级某某师职称,或某某研究员,或享受某某津贴,又或得过什么奖等等,我疑问这些头衔和荣誉真的就能代表那人的艺术水平?还是徒有虚名?

如某人发明的“流水线”绘画制作法,内容无原创性,思想无时代性,表现无创造性,这种千篇一律、机械化生产的方式,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批评。可以说,现在这种现象也不是在其一个人身上体现,在某个群体内已经是普遍现象,产品数量多而无艺术质量,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最主要的原因,我认为他们的绘画产品已经成为了市场的奴隶,沾满了铜臭气,因为作品好卖,换钱来得快。

国画所谓的“流水线”作画是否存在,又是否可行?

作品在市场上好卖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但作为一名艺术家来说,丢脸的事情就是市场上他的一张作品有成百上千张同一题材、同一表现手法的作品,并且还自我包装炒高价格,这些“艺术家”们难道不是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了方向?害怕否定自我而创造新貌,又会失去现有的市场?所以,有些“艺术家”也就不害羞了,擅长作秀的人哪怕把一张画复制成一万张画,也要自吹自擂一番“自己画得多么熟练”,明明自己是熟练画工,却号称自己是“某某家”、“某某师”,完全抛弃了道德底线和天理良知。几年前我就说过这是艺术市场的一种欺骗行为,这些人哪会管艺术创造?捞钱是“硬道理”,他们徒有“艺术家”的虚名。

艺术创作应与体制无关

有人认为今天的艺术圈就是一个江湖,江湖中大大小小的山头林立,各种体制下的美协、画院、美院等,为了各自利益,甚至是小团体的利益,不择手段搞“经营”,普遍存在着急功近利的浮躁现象。吴冠中先生生前曾提出为了中国美术事业的发展应该取消某些单位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他说:“美协机构很庞大,就是一个衙门,养了许多官僚,很多人都跟美术没关系,他们靠国家的钱生存,再拿着这个牌子去抓钱。很多画家千方百计地与美协官员拉关系,进入美协后努力获得一个头衔,把画价炒上去……”

国画所谓的“流水线”作画是否存在,又是否可行?

真正的艺术家是凭作品说话的,他们不需要靠大大小小的官位来抬高自己。吴冠中画故乡,画面中的大树象征着他的母亲,作品充满着对自然、对亲情的真切感受而感动人。李可染夫人邹佩珠亲口对我讲,当年李可染在重庆的防空洞里躲避日军轰炸时,就立志为祖国山河“立传”,所以叶月奈穗,推tuigirl女郎全套无光视频,被两个男人玩得很爽,自拍偷偷拍在线,虎牙邪恶435动gif,香港最新三级,他的山水作品不在于尺寸的大小,而在于民族精神的放大,主题创作也带有个人的真实情感。在权力江湖中的“艺术家”大多数是徒有虚名的,如上面所述靠关系捞来的各级艺术界官帽、各种展览评出的获奖荣誉等,这些都是虚名,都和“艺术家”及“艺术创作”无关,我们作为收藏爱好者,更是要避而远之。我们一些搞艺术批评的人,不应该只是在吹吹捧捧说胡话,要敢于讲真话、说实话,也不要说一套、做一套,不仅要看到问题,也能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

国画所谓的“流水线”作画是否存在,又是否可行?

原创艺术家是时代先行者

中国有优秀的文化传统,但那些都是我们祖先创造的精神财富,世界各大博物馆都敬仰着我们的古代文化。但是,我们当下文化艺术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一些虚名下的“艺术家”却自以为是,自己欺骗自己,假话说多了自己也当真了,可悲矣!我们一些体制内外的、尚有“艺术家”名头的人,挣钱已经不少了,该认真思考如何艺术创作问题了,应该为艺术事业做点贡献了。

对于我们这些艺术爱好者和收藏者来说,也有自己的梦想。科技的发展、时代的进步,已经使人类大多数进入了现代文明社会的轨道,我们已不可能回到过去,我们只能面向未来,具有原创力的艺术家才是时代风气的先觉着、先行者、先倡者,才能引领大众的艺术审美和道德判断。希望艺术家们的良知能战胜金钱和权力的诱惑,创作出有真情实感、有时代精神和富有创造力的艺术作品,给人们带来积极的幸福感和艺术享受。

藏家档案

郭庆祥,1962年出生,辽宁大连人,著名收藏家,大连万达集团艺术品部负责人,知名艺术品收藏机构玥宝斋创始人。20多年来,他一直在中国艺术品市场里摸爬滚打,并以独到的眼光收藏了不少中国近现代、当代书画、油画大家的作品。石齐、杨延文、龙瑞、张功悫、石虎……这些艺术大家展览的推出,为当今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增添了活力。

2013年11月,作为大连万达集团艺术品部负责人,郭庆祥在纽约斥巨资2816.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2亿元)购藏了毕加索的力作——《两个小孩》。此举开启了中国收藏家进军西方艺术品的先河,引起世人的瞩目。

【编辑:宋宇晟】

中国画可以复制?他“流水线画画”被专家大赞,网友:不知廉耻

您觉得大师级画家用多久能画一幅高品质高价值的油画?

朱曜奎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与大艺术家黄建南师生作品欣赏

艺术大师黄建南·印象派绘画是西方美术史上一次重大的突破和创新

国际奥委会主席会见并接受黄建南为奥运创作的油画《奥运之花》

行业资讯

公司产品 分类

新闻资讯

热门热销产品